长安何欢

只会笑的孩子【近期大考,先弧了】

猎寡向】我来补车了√

猎寡向 Kiss Me图片版补车(。・ω・。)ノ♡ ​

https://m.weibo.cn/5664119358/4261318988589183

猎寡向——Kiss Me

发了一次图片版结果翻车눈_눈太难过了
来补车门了,如果不能上车请移步评论|・ω・`)
希望别被吞了这次
微烂尾预警,私人原因非常抱歉!(土下座)
https://shimo.im/docs/vmBqZQEIl0Epw81y

私设甜食放心食用√|・ω・`)
翻车请留言,会来补的√

还是没忍住写了莫天使,莫姨真的是太太太太棒了
新手开车。。。瑟瑟发抖,翻车请跟我说一下我会补的|・ω・`)

哑蝶

她第一次遇见那个话多的天策,是在长安。

城里的人来来往往,她默然看着着数月前救下的黄衫藏剑拿着糖葫芦调戏人青岩矮子小师妹。矮子跟矮子也是不一样的,起码这个蠢货不敢这样对我。回身在小摊上挑着发髻时,她傲气地想。

“嘿小妹妹,吃糖葫芦吗~”
她瞧着眼前略带薄茧的大手攥着一串糖葫芦,抬了抬头,来人挡住了一片阳光,逆着的光里,她只看见笑的欠揍的牙和他头上束冠散着一片银光。
她歪了歪脑袋。

身后的藏剑跟青岩妹妹打听的火热之时无意回头,在她抽出腰间虫笛之前吓的从后面冲上来一把抱住了她“哎呀我的姑奶奶这儿可不是苗疆!”

她身患哑疾,却是个药蛊奇才,此番来中原也是被藏剑硬拽出来,说要报答她,带她去万花谷寻医。在藏剑对青岩妹子一番勾搭游说后,她随回谷复命的万花弟子一道,进了万花谷。

可是她不知这天策府尽有如此大的面子,整日有点小磕小碰就能来万花谷里求大夫的?自打住进谷里,她没有一日瞧不见那日欠揍的那位的。整日里求了药就往她这儿晃,万花的弟子们瞧见了都只是一副“中原人了然一笑”,从未赶他。

“诶小妹妹你是五毒弟子啊?”
“诶你们那边是不是都住树上啊?”
“诶小五毒你不能说话得多难受啊?
“诶你们那......真的不洗脚吗?没事儿我不会嫌弃你的哎哎哎哎有话好好比划啊别放蛇啊啊啊啊啊!”

诸如此类,整日骚扰。自打被小蛇咬了后倒是清净了段日子。

中秋的时候,过了半月清闲日子的五毒气场矮子大老早的就觉得心慌,直到午饭时熟悉的嘹亮嗓门儿在不远处咋呼起来,她低头看看打盹的小蛇,认真考虑是不是该像师兄那样,再养条山坳里冶丽的大毒蛇。

“诶诶小五毒~我来看你啦~别别别你别急着放蛇我我我我我带了月饼给你的!!!”眼见着那小蛇又吐了信子,他急得赶紧递上手中锦盒。

闻言她顿了顿,示意他把盒子放下。毕竟过节,他又是带了礼物来,总也不好太过失礼。

瞧着她再没放蛇咬他的意思,他赶紧的放好锦盒,壮着胆子坐在她对面,隔着张小桌子,饶有兴味地看她吃饭。

“小五毒,晚上我带你去看灯会吧?”

她沾了些许茶水在小桌上缓缓写:“我不熟悉地方,又患哑疾,与你走散怎么办?”他凑过去看了看清秀的水字,抬头冲她一笑——

“放心,我会一直牵着你的。”

许是他笑容太过清俊,一时间叫她晃了心神。不自在的移开目光,点了点头,却是红透了耳尖。

想来这句话,倒也并非一时儿戏,后来那日他疯了般要抓住她的手时,她脑中突的便想起了,树影婆娑间他笑着说了的这句话。不曾想,一晃,便是经年几许,她却无法再握住那双带着薄茧的大手。

中秋灯会后,她倒是愈发习惯了他的日日叨扰。整日里除了被施针服药便是在谷里闲逛,也随谷里大师兄共同赴诊。哑疾未见太多好转,医术倒是大有所长。

直到,她接了师父的急命,要赶回苗疆。